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hg山水的博客

美——来自于自然、来自于心灵、来自于健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鄙人在呼伦贝尔市一事业单位从事政工工作。喜爱高山大海、江河森林、蓝天白云、花卉鱼鸟。向往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田园生活。 鄙人认为:美——来自于自然、来自于心灵、来自于健康。

秉性朴实心本善  

2017-09-26 18:42:50|  分类: 缅怀亲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秉性朴实心本善

——写在母亲逝世一周年

今年的9月21日(农历丁酉年八月初二)是母亲逝世一周年纪念日。因为岳父于9月19日(农历七月二十九)在京去世直到9月25日在根河料理完一切后事才返回牙克石,所以在母亲的忌日既没有形式祭奠,也没有文字表达。我想,天堂的母亲一定会理解的。因为母亲的一生,不仅一如我在去年11月2日(农历丙申年十月初三)在纪念母亲诞生九十五周年之际写的《难以遏制的怀念》中提到的那样“含辛茹苦、勤俭持家”,而且为人真诚、善良、和蔼,这既是母亲一生的写照,更是母亲内在的品质。

人的品行如何,既有先天的因素,也有后天的影响。当然,有的人的品行其先天因素大于后天的影响,而有的人的品行其后天的影响大于先天因素。母亲不仅属于前者,而且天性善良、秉性真诚。

在母亲四、五岁的时候,一次家人包饺子吃,那时生活比较困难,所以包饺子有白面饺子和黑面饺子。大舅小的时候就有心眼,甚至自私,虽然他比母亲大十来岁,但他却抢着吃白面饺子。外祖母看不惯,就批评大舅:“你怎么只顾自己吃白面饺子,把黑面饺子留给妹妹吃呢?”大舅却说:“她小,不懂白面饺子好吃还是黑面饺子好吃”。外祖母就更生气了,把大舅碗里的白面饺子都给了母亲。这时,母亲对外祖母说:“大哥上学还要干活,就该吃白面饺子,我小也不会干活,吃什么都行”。

母亲的谦让,也是外祖母之前曾对母亲说过的。母亲从小就很听话、很真诚,尤其是天性的善良。

母亲一生都是如此,对家里人是这样,对待左右邻舍,包括不认识的人亦如此。对此,我在去年写的博客日志《难以遏制的怀念》“以诚相处,与人为善”这部分内容中已有叙述,在此只说另外几个事例,权作对母亲去世一周年的纪念。

我的伯父、伯母身体状况一直不好,后来更是每况愈下,在解放前就先后离开人世。伯父、伯母去世时,他们唯一的女儿未过黄口之龄。那时,我和哥哥尚未出生,二姐还在襁褓中,大姐刚过孩提。父亲从早到晚常年劳作在田间地头。祖母年老又体弱。加在母亲身上的负担不言而喻。但是,秉性善良的母亲,却主动领养我这位叔伯大姐,而且爱如己出,关心关照她的一切,直至出嫁。以前,曾多次听到大姐和二姐在母亲面前抱怨说,她们在二十岁前几乎没穿过新衣服。因为那时家境比较困难,母亲做的衣服(极少买成品衣服)首先要给叔伯大姐穿,叔伯大姐穿几年之后,母亲缝缝补补再给大姐穿,大姐穿几年之后,母亲又补丁加补丁的给二姐穿。如此循环,叔伯大姐总是穿新衣服,而大姐和二姐总是穿破旧衣服。大姐和二姐还经常抱怨的是,大姐只上过一年多小学,二姐更是一天都未曾进过校门,而叔伯大姐却从头到尾读完了小学。叔伯大姐读完小学之后,母亲还要让她继续读中学。但这期间祖母体弱多病,父亲因为胃病加重基本上失去了劳动能力,母亲的负担就更重了,因此叔伯大姐说啥也不再上学了,坚决要求为母亲分担家务。母亲虽然从内心不愿意让叔伯大姐停学,但那时也只能如此了,好在当时当地,叔伯大姐也算是高学历了。

好多年前,我还听大姐说过,大约在1949年的春季有一天,母亲在田间干完活要往家走的路上,老远看一个跌跌撞撞还弓着背的人,一只手拄着个棍子,另一只手拿着葫芦瓢,正往我们村里挪动。母亲便加快了步伐,近前一看是一位衣衫褴褛、年长体弱的老大娘,拿葫芦瓢的那只手还颤抖着,葫芦瓢里有几片生地瓜晒的地瓜干和几把地瓜丝,显然是从别要来的。看到此情此景,母亲便与老人说起话来。原来,这位老人的儿子于1948年夏被国民党抓去当了兵,几个月以后就死在济南战役。儿媳承受不了如此压力,就撇下刚满一周岁的儿子回娘家了。老人既要照看常年有病的老伴,又要看护这个唯一的小孙子。可是,老人家里已有好几个月揭不开锅了,一家三口、两老一幼的存活就靠她天天在周围村庄挨门逐户乞讨来维持。倍感心酸的母亲便搀扶老人进了家门,并给老人端水做饭,同时给老人准备了3斤多生地瓜晒的地瓜干和地瓜丝,而且还把家里仅有的不足2斤的玉米面给了老人一半其实,当时我家已濒临青黄不接、寅吃卯粮。

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中期,由于受三年自然灾害的影响,农村生活比较困难。我家由于父亲过早去世,没有了整劳动力,生活更是窘迫。尽管如此,母亲那颗善良之心始终不渝。如有的人在玉米、花生、小麦等将要成熟时就常到地里去偷,还有的不等成熟就去地里偷,更有甚者,生产队刚种到地里的花生和玉米种子,也要把它翻出来偷回家。母亲不但自己从来没有偷拿,而且更不允许我们去偷。我在上小学期间,有一次放学后,我和几个同学到村外拾柴,在回家的路上看见生产队的一片西红柿又红又大,我们几个本来就已经很饿了,这时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了,狼吞虎咽地吃了几个,而且每人还摘了好几个带回家。母亲发现后,顿时火冒三丈,拿起擀面杖就往我屁股上打,直到我认错和表示不再偷吃偷拿为止。在我的记忆中,这是我唯一的一次被母亲打,但从未看见也未听到母亲骂过谁。接着,母亲又狠狠地教训了我一顿,说再怎么饿也不能偷拿生产队和别人的东西。

母亲虽然说不出什么大道理,但她终其一生就是这么做的。我们姊妹四人受母亲身教的影响极大,与人为善、诚实做人、老实做事。偷拿西红柿,是我有生以来唯一的一次媮,也是我终生难以忘却的尤其忘不了母亲当年的教诲。

人民公社化时期,在农忙季节不允许随便拾柴搂草,一般都是全村秋收结束后才可以。因此,秋收一结束,全村家家户户、男女老少一齐出动,到野外拾柴搂草,为的是冬季取暖和一年的烧饭之用。有一天,母亲和哥哥同大家一样带着干粮去拾柴搂草。中午歇息吃饭时,母亲看见一个小伙子在旁边躺着,就问他怎么不吃东西呢?小伙有气无力地说,他母亲因为姥姥有病没来得及给他做早饭就去看姥姥了,他早晨起来吃了个凉地瓜就跟着大家一起出来拾柴搂草,没有吃的可带,现在连回家的力气都没有了。母亲二话没说,就把和哥哥一起带的两个玉米粑粑(大饼子)给了他一个。直到现在,当年的小伙和他的母亲还常常提起此事,母亲在世时还年年到家看望。

农村的老人,儿女往往因为农事较忙而无暇顾及,秋收季节更是如此。我二姐家对面邻居有个老太太,老伴去世较早一直孤寡,她的两个女儿远嫁外村难以照顾她,两个儿子虽然都在本村,但因为忙于农事等,也不能经常顾及她,所以老太太倍感孤独,而且身体状况也一天不如一天,生活也几乎不能自理了。因此,母亲就常常去陪她说话唠家常,帮她洗衣做饭等。其实,老太太也只比母亲大三四岁,而且母亲身体状况也一般,也常犯病,尤其是她的老毛病,胃病和腰背疼痛时常发作。但是,为了照顾老太太,母亲常常忍受腰酸背痛,直到老太太去世为止。

以上这些事,母亲极少提及。我每次回家时,都是大姐、二姐、哥哥以及亲朋好友和左右邻舍等常常说起母亲的为人处事,而且类似上述这些事在母亲的一生中举不胜举,平凡又平常。

母亲作为一名地地道道的农家妇女,骨子里渗透着与生俱来的真、善、美。她那和蔼可亲的脸上总是透露着灿烂的笑容,她那热心助人的点点滴滴总是让人念念不忘,她那善待他人、温暖别人和菩萨般的心肠,构成了她外表与内在的统一美。

谨以此,纪念母亲逝世一周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